当前位置:首页>行情动态

本轮国企改革将释放巨大制度红利

2014年,中央政府的第一份工作报告,“深化改革”放到了突出位置。

发端于1978年的中国式改革中,国企改革被提了三十余年。从1978年至1992年间国企改革放权让利的初步探索,到1993年至2003年间建立现代企业制度的创新,再到2004年至今国企改革的不断纵深推进,被称作“最难啃的骨头”的国企改革,已经试验了多种经济学理论提供的路径,至今仍然“在路上”。

国企分类治理、降低国资垄断、放宽内外准入、资产整合重组、优化激励机制??从上海到广东,从安徽到贵州,各地国资改革集结号从中央吹响,多个地方国资改革方案纷纷出炉。国企改革大幕开启,其中蕴含的机会让PE机构充满期待。

“特殊阶段”红利

无论是中国石化启动油品销售业务板块混合所有制改革,还是格力电器引入战略投资者举措,还是绿地集团“国有体制”与“市场机制”“混血”的实践,尽管缺乏成型模式,但混合所有制改革已经开始自下而上的探索,引爆市场对诸多国企后续跟进的高度期待。

理论上,通过大规模实施混合所有制,未来国企、民企的楚河汉界不会再泾渭分明,而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这将极大地改写国企的股权结构与秩序。

事实上,根据上海市出台的国企改革意见,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是本轮国资改革的重要实现途径。从国资改革各个部分的逻辑来看,首先是整理国资的业务布局,将分散在不同企业集团的相关业务进行整合,对非重点业务进行归并和处理。在此基础上,对不同企业按照其业务进行分类,划分为竞争类、功能类、公共服务类。最后对不同分类的企业实施不同的监管体系,尤其是对竞争类企业实施更加市场化的高管任命和激励机制,对其他功能类企业实施与之相适应的治理和激励机制。

也就是说,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实现国有企业的有效监管,通过引入外部投资者,一方面可以引进专业的投资能力;另一方面外部投资者也可以有效地制衡国有出资人,确保企业能够按照市场化方式运作,保证经营效率。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就要求企业明晰主营业务和产权,引入外部投资者,并最终成为公众公司、实现整体上市。

“通过引进民营团队、混合所有制等多种改革措施激发国有企业的活力,提升国企经营效率,将会带来明显的制度红利。”宏源证券并购部总经理洪涛在接受《融资中国》记者采访时表示。

九鼎投资国企投资部负责人刘诣同样看好此轮国企改革。在采访中,刘诣对《融资中国》记者表示,上一轮国企改革“抓大放小”,仅是着眼于处于竞争劣势的中小困难国企甩包袱式的产权改革,不可同日而语。近期,央企中石化[微博]的改革案例已经充分表明了中央高层推进国企改革的决心。本轮国企改革是在十八大及三中全会明确“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及“公有制与非公有制同等重要”等重要改革理念基础上启动的,是本届政府深化改革尤其是深化经济改革的重要组成部分,十八大及三中全会提出的这些突破性的治国理念决定了本次以混合所有制为关键词改革的力度和深度。

“从政策角度看,本届政府启动的全面深化改革背景下的国企改革不同以往,将释放巨大的制度红利,制度变革带来的成长性是最大的成长性,此次改革的量级与意义不下于当初家庭联产承包制对农村生产力的释放。”刘诣表示,九鼎对国企改革投资的定位是“特殊阶段的成长性投资”,本质上与非国企投资并无不同,都是通过所投企业的成长来获利。

国泰君安研报亦指出,国企改革的背景主要在于:靠投资拉动的粗放式经济增长模式难以持续,改革国有体制释放潜力迫在眉睫;土地出让收入占地方财政收入50%以上,但增速大幅下降,财政短缺短期难以填补;一二级市场估值差异成为民企、产业资本参与改革的强大动力。

91万亿国资盛宴

目前热得发烫的混合所有制,得到各地积极响应。混合所有制不是新生事物,早在十六届三中全会,就明确强调要使“股份制成为公有制的主要实现形式”。然而实施情况却未达初衷,不少国企旗下的二级、三级企业实现了混合公有制,而企业集团仍然国资独大。而此举亦被市场解读为“老树开新花”。

改制上市的国有企业从本质上来说都是混合所有制企业。此前,国资委[微博]副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