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机械商城

尚处起步阶段 页岩气产业化缺失顶层设计

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十二五”规划中明确提出,我国将推进页岩气等非常规油气资源开发利用,页岩气的勘探开发已经摆到能源战略中十分重要的位置。
  在日前举办的页岩气产业发展趋势研讨会上,与会专家认为,我国页岩气现在还处于酝酿、起步阶段,但发展前景广阔,未来十年将会有一个大发展。
  有基础有潜力有信心
  当前,能源安全是三大全球性的安全问题之一,以新能源技术和网络通信技术融合为标志的新工业革命已经开始。近年来,我国油气资源供需矛盾日益突出,对天然气的需求不断加大,国际市场竞争激烈。
  国土资源部矿产资源储量评审中心研究员李玉喜指出,页岩气已经成为国际能源经济、地缘政治、军事外交和气候谈判的一种博弈的工具。在这种背景下,立足国内,加快我国页岩气勘探开发,对改变我国油气资源格局,甚至改变整个能源结构、缓解能源短缺、保障国家能源安全、减少碳排放、促进经济社会发展,都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国土资源部页岩气资源评价结果显示,我国页岩气地质资源量为134万亿立方米左右,其中可采资源量为25万亿立方米。据中国地质大学(北京)能源实验中心主任张金川介绍,一些美国专家并不认同陆相页岩具有很好的页岩气前景,即便有,也不如海相好。但经过实地考察,延长陆相页岩气中的效果比一些海相的还好。
  张金川认为,我国古生代地层分布范围广、地层厚度大、有机质含量普遍较高,存在页岩气大量发育的区域地质条件。虽然我国海相地层和陆相地层沉积环境不同,但都存有页岩气。而且,我国的大陆面积主体都是沉积岩。他表示,有沉积岩的地方,就可能有页岩,有页岩就可能有页岩气。就目前而言,我国页岩气勘探开发还处于刚刚起步阶段,挑战与机遇并存。
  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我国页岩气勘探开发面临着如下机遇:一是国家的决策支持,我国经济发展稳中求进,宏观经济面是好的,这是我国页岩气发展的根本信心。二是我国页岩气资源潜力巨大,为页岩气勘探开发提供了丰富的资源基础。三是国外页岩气勘探开发技术基本形成,我国也有一定的技术积累,为我国发展页岩气提供了借鉴。四是我国对气体能源需求旺盛,为页岩气发展提供了良好的环境,这是我国页岩气发展的内在驱动力。
  缺规模缺资金缺经验
  页岩气的开发是全球能源领域的一场革命,是全球油气勘探开发的新亮点。中国海油能源经济研究院首席能源研究员陈卫东介绍,美国页岩气开采经历了降低成本、吸引资金、规模化开采三个阶段,近年来取得卓越成就,使美国加速了能源独立的进程。而目前我国仍处于降低成本阶段,远远没有迎来爆发式增长,美国模式不可复制。
  实际上,与美国相比,我国页岩气开发水平落后近10年。而页岩气的生产周期较长,大约需要30~50年。陈卫东认为,目前,我国正处于由煤炭、石油为代表的高碳能源向以天然气为桥梁的低碳多样化的新能源发展阶段,发展页岩气产业,不是降低成本和技术问题,而是能不能上规模的问题。
  陈卫东表示,页岩气产业要上规模,就必须投入大量资金。根据《页岩气发展规划》,到2020年,我国页岩气产量达到600亿~1000亿立方米。要实现这个目标,至少要打4万口井,而我国现在共实施142口页岩气钻井。
  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经济技术研究院高级经济师徐博认为,页岩气要上规模,就需要投资,风险很大。所以,我国页岩气融资路径为,一是政府直接拨款支持页岩气研究开发,二是国家开发银行支持页岩气开发,三是政府投资寻找页岩气有利区带。同时,我国应该借鉴美国页岩气融资方面的经验,即在地质勘探完成之前,使用股权融资。在勘探完成、投产矿井有一定产气量后,使用债权融资。在完成风险勘探之后,使用项目融资。
  日前,在2013非常规油气合作伙伴峰会上,国土资源部矿产资源储量评审中心主任张大伟表示,在未来的招标工作中,应进一步放宽市场准入,允许地方、社会、民营资本、外资进入页岩气领域的各个环节。
  在摸索在设计在推进
  目前我国页岩气已经进入实质性的勘探开发阶段。随着国产设备和材料的进一步采用,施工经验的不断丰富,“井工厂”开发模式的实现可使成本降低30%~35%,打一口页岩气水平井的成本达到5000万元以下。同时,我国目前天然气价格较高,再加上已出台的每立方米0.4元的补贴,页岩气的开采将完全具有经济性。
  在页岩气开发初期,从技术公关、资源储量评价、政策研究,到开发模式等,国内都还处于摸索阶段。我国页岩气资源潜力大、分布广。但页岩气勘查开发具有前期投入大、开发成本高、风险大、生产周期长、投资回收慢等特点,且对技术要求高,部分区域水资源匮乏。
  李玉喜介绍,目前来看,国家在页岩气的发展中还缺少顶层设计,缺乏统筹协调和有效组织。页岩气从勘察开发到利用再到规模化形成产业,涉及面广,而参与页岩气产业管理的部门涉及国土资源部、国家能源局等9个部委,还包括科研机构和相关部委的研究机构。目前各方面都非常积极,但都是在各自为战,缺少有效的统筹协调,尚未形成全国性的页岩气发展思路、目标以及具体的工作方案,不利于我国页岩气产业的健康有序、跨越式发展。
  我国应系统梳理与页岩气有关的法律法规,并进一步修改完善,抓紧制定有关规范和标准,明确监管职责、规范监督管理程序,实行专业性监管,确保页岩气产业健康有序发展。
  国家能源局局长吴新雄视察重庆涪陵国家级页岩气示范区时表示,要充分认识页岩气勘探开发对保障我国能源安全、优化能源结构的重要意义,进一步加大页岩气勘探开发推进力度。一是继续加强国家级页岩气示范区建设,发挥引领作用,尽快实现页岩气规模化、工厂化生产;二是加强科技攻关和装备国产化,努力实现页岩气低成本开采;三是加强政府扶持力度,会同有关部门尽快研究出台财政、税收等激励政策;四是加强环境保护,特别是地下水的环境保护,实现页岩气开采利用的可持续发展;五是凝聚合力,共同推进,尽快实现商业化生产;六是强化各项安全措施,确保页岩气勘探、开采、贮运安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