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市场分析

海鑫钢铁短期恐复产无望

据报道原定于昨日下午开庭审理的江苏银行上海分行状告上海海博鑫惠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下称海博鑫惠)、山西海鑫实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海鑫实业)的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案被临时取消。浦东法院并未公布庭审取消的原因,当天下午海鑫钢铁集团方面也未有人员到场。

  5月下旬以来,曾经风光无限的海鑫钢铁集团已经陷入了官司缠身的尴尬局面。根据上海法院网信息,5月29日,中信银行上海分行已经起诉了包括海博鑫惠、海鑫钢铁、海鑫实业等“海鑫系”企业。

  在接下来的两个月内,“海鑫系”企业的资金危机还将持续发酵。记者了解到,中国银行上海浦东分行、杭州银行上海分行、大连银行上海分行针对“海鑫系”企业的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案将陆续在上海地区的法院开庭审理。

  对于“海鑫系”企业缺席庭审,期货日报记者昨日致电海鑫钢铁集团高层领导,该领导以事务繁忙为由婉拒采访。一位银行内部人士对记者表示,海鑫钢铁集团上海地区的债务仅是冰山一角,“海鑫钢铁集团的核心资产在山西,那边涉及的债务更多,异地贷得再多也不可能有山西多”。但对于海鑫钢铁集团在上海地区的违约资产到底有多大规模,该人士拒绝透露。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目前债务缠身,但海鑫钢铁集团内部人士对于复产仍充满信心。近日,该集团相关领导在当地的一个座谈会上曾表示,目前海鑫的问题并没有外面想象的糟糕,开一个高炉的话应该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我的钢铁网分析师姜红在接受采访时称,虽然目前海鑫钢铁还处于停产状态,但预计6月底7月初会恢复一个高炉和一条生产线,“目前要倒闭的话是不可能的,政府方面也不会让它倒闭,它的负债率太高了,只能通过复产慢慢偿还债务”。

  根据此前公布的数据,海鑫钢铁集团涉及的债务风险敞口有150亿元到200亿元。其中,仅民生银行在“海鑫系”的贷款敞口就超过30亿元。

  官司缠身,再加上负债规模庞大,这都让业内对海鑫钢铁的复产计划充满质疑。“现在海鑫钢铁复产没有任何进展,他们的员工都走得差不多了,目前还看不到任何复产的迹象。”西本新干线高级研究员邱跃成表示。

  海鑫债务危机刚开始出现时,曾有多家钢铁企业,诸如河北敬业钢铁集团、德龙钢铁都向海鑫钢铁抛出了重组的“橄榄枝”。不过,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海鑫钢铁重组的希望也越来越渺茫。“海鑫钢铁的盘子太大了,目前没有哪个钢厂能够接得了。”姜红直言。

  邱跃成告诉记者,目前政府出手救海鑫也不太可能,“最多会从中起到协调的作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