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政策法规

2017年钢铁去产能的出路究竟在哪里?

2016年,我国钢铁行业超额完成了4500万吨的去产能目标任务,成效显著。2017年,在全面取缔生产“地条钢”的中频炉、工频炉产能,推动“僵尸企业”应退尽退等重要关口取得进一步突破,则是钢铁行业必须完成的任务。

根据各省和央企在2016年底对压减产能完成情况的公示,全年压减过剩产能和淘汰落后产能总量合计达到9888万吨,经国家核实,保守估计,2016年实际压减钢铁产能6500万吨。在中国钢铁工业协会2017年初的理事(扩大)会议上,国家发展改革委副主任林念修表示,要力争在3年内完成化解过剩产能的5年任务,即到2018年基本完成去产能任务。由此预计,2017年和2018年钢铁行业去产能目标任务不会低于4500万吨。

2016年,对比钢铁和煤炭两个主要产能过剩行业去产能的思路和效果,可以发现,煤炭行业主要是以调整排产来调节产量,从而直接导致煤炭价格大幅快速拉升;钢铁行业则以压减和关停过剩产能为主,从而提高在产优质产能的产能利用率,进而通过钢材价格的表现来市场化地调节产量。那么,2017年,钢铁行业去产能的路径在哪里?一句话概括,仍将是政策引导产能,市场调节产量,做到标本兼治。

在政策层面,我们可以预见到的主要路径和措施包括加大对“地条钢”的打击和查处力度、将环保督察行动常态化、对债务风险较大的企业进行重点关注等。

全部清除“地条钢”指日可待

从重视程度来看,李克强总理亲自过问此事,并要求派出督察组查处追责,各级政府高度重视。

从操作方式来看,打击“地条钢”没有采取各省上报名单的方式,而是由督察组直接进行暗访,最终执行也不是仅以调查组暗访提供的名单为准,还增加了一些从其他名录上发现的企业。因此,此次行动并不是以“查封XXX万吨”为目标,而是以全面打击并查封所有“地条钢”生产设备为目标。

各级政府的重视彰显着信心,扎实的行动则预示着效果。2017年6月30日前全部清除“地条钢”,值得期待。

环保督察行动将常态化

2015年初新环保法开始执行以来,环保已经成为限制钢铁生产的重要法律手段。环保限产、环保督察和环保执法等行动,都不同程度地影响着钢铁产量和产能。

通过绘制2015年和2016年全国粗钢日均产量的变化曲线,可以发现,在每个日均产量的阶段性低点,都有环保限产、减产行动发挥作用。随着中国北方大范围的严重污染天气出现,基于大气污染治理的环保限制手段将有所增加。同时,中央环保督察行动覆盖的范围也将有所扩大。2016年,中央环保督察覆盖了约15个省份,2017年,计划实现所有省份的全覆盖。因此,2017年的环保限产减产将在更大范围和更大力度的环保督察下成为常态。

根据2016年9月份环保部门的通报信息,全国各级环境保护部门一共对1019家钢铁企业进行现场检查,发现共有173家企业存在环境违法行为。但目前,针对上述企业的处理方式主要是限制生产、停产整治和罚款,仅有3家企业责任人被实施行政拘留。未来,我国对钢铁行业的环保执法将进一步升级,处罚力度将有所加大,从而对去产能起到支持作用。

重点关注债务风险较大的企业

除了常规意义上的去产能之外,部分企业因资金链紧张面临债务违约等情况,被迫进行破产重组、兼并重组,甚至直接退出行业,也对去产能产生了重要作用。

我们对我国钢铁上市公司的债务违约风险进行了分析,采用2016年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扣非)来表征上市公司的盈利能力,扣非利润+净资产来表征上市公司的现金流情况,筛选出5家资产负债率超过85%、扣非+折旧为负值的钢铁上市公司,综合考虑母公司的经营情况,其中3家企业的债务违约风险较大。

这些企业如果被认定为“僵尸企业”,则有可能退出市场;如果没有被认定为“僵尸企业”,则可能通过债转股等方式逐步化解风险。

在市场层面,去产能效果并不直接和钢产量挂钩,却对调节市场基本面起到了一定的作用,捋顺了产量影响价格的传导路经。这也是为什么在总产量同比仍然小幅增长的情况下,2016年钢铁行业可以扭亏为盈的关键因素。

通过对市场价格、企业盈利情况和钢铁企业生产决策的相关性进行分析,可以发现,钢材价格和产量基本实现同步变化。在价格下降周期,价格曲线要领先于产量曲线的变化,但在价格上涨的时间节点,两条曲线的变化基本同步,表明企业会在价格反弹时迅速做出增产的决策。与此同时,企业利润在产量的变化中具有一定的先导性作用,表明钢铁企业已经基本做到以效益作为制订中期排产计划的主要依据。这无疑可以视作去产能中的又一个积极变化。

2017年,钢材价格和利润水平仍将是影响产能释放的主要因素。钢铁企业将主要以利润来制订中期排产的策略,而以价格的变化来进行短期增产或减产的决策。

综合来看,2017年钢铁去产能,要在仍然困难的行业形势下持续推进。上下同欲者胜。在去产能的攻坚之年,我们尤其需要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同时更好地发挥政府作用。而钢铁企业则应摆脱短期利益诱惑,着眼大局布局谋篇,在坚定不移去产能的进程中真正实现转型升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