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展会资讯

铁矿石之殇:夹带杂物,水分超标,中国进口铁矿石超3成不合格

2016年,中国海运铁矿石的到港量达创纪录的10.1779亿吨,增长了4.68%,这也是中国海运铁矿石到港量首次超过超10亿吨,但从部分港口及地方检疫部门数据显示,进口铁矿石质量问题依然严重。

下面整理部分港口检疫部门新闻公告,带大家了解一下进口铁矿石质检问题的那些事儿。

江苏太仓

港口:江苏太仓

简介:太仓港是长江沿线进口铁矿石第一港,辐射区域内的长江流域钢厂,2016年,该口岸进口铁矿石504批次,总重量3059万吨,批次与重量同比分别增长10.5%、14.1%。

质检:

2016年,该局共检出进口铁矿石品质不合格111批,不合格率22.02%;重量663.4万吨,不合格率21.69%,不合格货值高达4.2亿美元。

问题:“装港短量”、“以水充矿”、“粉块夹杂”、“以次充好”和“夹带杂物”等问题突出,进口铁矿石杂质元素、水分超标,铁含量不足等成为造成品质不合格的主要项目。

澳大利亚、巴西等国的开采、加工、储运等环节控制严格,矿山、港口的取制样多采用自动化设施,因此质量控制水平相对较高,进口铁矿品质较为稳定。

秘鲁、智利、伊朗等国由于开采水平有限,矿山采选设备落后,经常出现不同矿区、不同港口混装的现象,整船货物颜色、粒度、品位不均,品质波动大,部分地区的进口铁矿品质不合格检出率甚至高达100%,建议国内进口商在签订合同时注意维护自身合法权益,以CIQ数据作为最终结算条款。

张家口

港口:张家港

质检:

2016年张家港口岸共进口铁矿284批、1695.2万吨、货值86176.3万美元,检出品质不合格铁矿115批、678.5万吨、货值35446.4万美元,不合格批次、货重和货值占进口总量分别为40.5%、40.0%和41.1%,同比去年大幅上升,质量状况下滑明显。

进口铁矿不合格率大幅上升主要由澳矿和巴西矿不合格率大幅上升导致。澳矿和巴西铁矿占张家港进口总量接近9成,从统计情况来看,澳矿和巴西铁矿批次不合格率分别为38.2%和37.5%,同比2015年分别增长15.5个百分点和28.0个百分点,不合格检出率大幅上升。

广东湛江

港口:广东湛江

简介:2016年湛江港检验监管进口铁矿石3216万吨,首次突破3000万吨,重量同比增长60.7%。进口铁矿石主要来自巴西、澳大利亚,占进口总量的80%左右。进口铁矿石主要以粉铁矿为主,占进口总量的85%。

质检:

2016年,湛江进口铁矿石品质不符合合同要求的达974万吨,占进口总重量的30%,不合格项目包括全铁量、水分以及二氧化硅、三氧化二铝、硫、磷等杂质;检出短重的批次占总批次的40.6%,短重重量19.4万吨(干态),短重货值1055.8万美元。

泰州

港口:泰州

简介:泰州口岸进口铁矿多为非主流矿。

质检:

据统计,2016年自泰州口岸进口铁矿共54批次、50.57万吨、2212.78万美元,其中品质不合格29批次、26.03万吨、1081.67万美元,不合格货物重量占51.5%,此外,还存在“装港短量”、“粉块夹杂”、“以次充好”和“夹带杂物”等问题。

案例分析

01品质不合格

案例

某口岸进口一船印度尼西亚铁矿粉,报检重量1.03万吨、货值43.1万美元。根据合同约定,该船铁矿粉铁含量大于58%、三氧化二铝含量小于3.5%。货物到港后,检验检疫工作人员严格按照标准在卸货过程中对货物实施取样,样品制备后送实验室检测,该船铁矿粉铁含量32.44%、三氧化二铝含量32.58%,与合同约定限值和装港检测值严重不符。日照检验检疫局及时出具了检验证书,国内收货人依据CIQ检验证书与国外发货人协商降价10万美元。

分析

铁矿石属不可再生资源,随着全球铁矿石开采量不断增加,优质铁矿资源越来越匮乏。为满足国内对进口铁矿石的刚性需求,进口商“全球找矿”情况越来越普遍,导致进口铁矿来源地复杂,质量参差不齐,甚至出现以次充好等欺诈行为。进口铁矿石品质不合格主要集中在铁含量偏低,三氧化二铝、磷、硫等杂质或有害物质含量偏高、水分大等方面。为降低贸易风险,建议国内铁矿石进口商在贸易合同中明确质量调价、索赔条款,并尽量以CIQ检验证书作为结算依据。

02夹带固体废物

案例

某局受理了一批进口韩国铁矿粉,报检重量4670吨,货值35.2万美元。现场检验时发现,货物为灰黑色粉末,夹带片状物、球状物、棒状物、不规则颗粒和废金属等,具有磁性,货物散发异味。经选取代表性样品送实验室进行固体废物属性鉴别,判定该批铁矿粉夹带废金属、氧化皮等固体废物。日照局按照有关规定将货物移交海关作退运处理。

分析

进口铁矿中掺杂的固体废物通常为冶炼过程中产生的冶炼渣、氧化皮、除尘灰和工业垃圾等废弃物,甚至货物本身可能是经过冶炼加工处理的尾矿。此类货物一般有害物质含量较高,容易对生态环境造成污染和破坏。部分国外贸易商在铁矿中掺杂固体废物,企图以废充矿,赚取非法利润。从本案例来看,韩国铁矿资源匮乏,并不是铁矿石产区,本国主要依靠进口铁矿石满足国内需求。因此,进口韩国铁矿很可能原产地并不在韩国,而是转口贸易矿,或是经过冶炼处理后的尾矿,甚至是固体废物冒充铁矿,质量难以保证。鉴于此,检验检疫部门应根据来源地信息对进口铁矿实施有针对性的检验监管,对来自非主产区的进口铁矿实施重点监控。同时,建议国内进口商合理选择货源,谨防贸易欺诈行为。

03掺杂氧化皮

案例

某口岸进口一船朝鲜铁矿石,报检重量3870吨,货值47.3万美元。现场检验时发现,该批货物外观为黑色粉末状固体,夹带少量不规则片状物,片状物一面细腻,有钢灰色光泽;另一面呈蜂窝状,外观疑似氧化皮。经实验室检验鉴定,片状物具备明显的氧化皮特征。综合分析判定,该批铁矿石夹带的片状物为限制进口类固体废物氧化皮,可分拣氧化皮所占货物比重约为3.5%。按照相关规定,该批货物因夹带限制进口类固体废物氧化皮被依法退运。

分析

氧化皮,俗称氧化铁皮,是炼钢过程中在冷却环节从钢体外层脱落的碎屑。根据我国环境保护部、质检总局等五部委联合发布的《进口废物管理目录》,氧化皮属限制进口类可用作原料的固体废物,需按规定如实申报进口。由于氧化皮铁含量较高,部分国外贸易商通过将氧化皮掺杂到铁矿石中以提高铁含量,属非法夹带固体废物行为。近年来,检验检疫部门多次检出来自朝鲜铁矿石掺杂氧化皮,为此,应重点加强朝鲜铁矿石现场检验,对可疑货物及时取样送实验室进行属性鉴别。

04混有检疫类外来杂物

案例

某口岸进口一船印度尼西亚铁矿,货物重量6.2万吨。现场检验检疫时发现,铁矿中夹杂大量树根等植物残体。经过人工挑拣,共从货物中拣出约20立方米树根。经实验室鉴定,近20%为活体树根,具有萌发繁殖能力。检验检疫工作人员按要求对货物实施了检疫处理。

分析

本批货物中发现大量树根,说明该船铁矿可能为表层矿,开采过程中容易混入动植物等检疫类外来杂物。近年来,随着进口铁矿石数量的增长,铁矿石携带检疫类外来杂物的风险越来越大。口岸检验检疫部门应加大对进口铁矿中夹杂土壤、杂草、动植物等检疫类风险物质的检疫力度,检出外来杂物应依法实施相应检疫处理措施,并加强后续检疫监管,定期在港口、矿石堆场等地开展外来有害生物监测。

()